也说说大选

身处深红州,共和党大票仓,本来就觉得本州的结果没有悬念,结果发现居然很险,貌似只多了几个百分点,来了奥村这么多年,确实发现人口成分复杂了很多,再加上城市人口增加了很多,本来不堵的路现在已经堵得很难看了。

村里是深蓝的,村长也欢迎各路homeless,导致人口暴涨,很多人被迫离开,房租和五年前相比,翻了一倍。为了那些号称艺术家的homeless留下来,特地整了一条街的廉租房。学校附近也越来越不安全,终于除了抢劫盗窃之外还多了一个凶杀抛尸。

anyway,最后的结果没有出乎意料,只是感觉学术圈备受煎熬的日子要开始了,许多funding都要砍了吧,想想就好头疼,系里搞不好明年大陆一个quota都不给也说不定。

再说说游行,大选第二天就学生暴动了,下午最后一门课结束,就大批学生游行。与其说是抗议,不如说是哭着喊着说谁动了我的面包。理性也不理性,人容易被煽动,学生更容易被激怒,对于学生而言,判断力很有限,我不指望那些连最基本的开方都要算错的学生去冷静对待,大选本来就是一场非黑即白的赌博,只下一注就注定承担失败的风险,有的人可以默默地hedge这种风险两边都站队,而有的人只想赢不想输,满地打滚不接受现实,真的是不够理性。

上百万的请愿,实实在在地扯下这个以民主为立国之本的国家的遮羞布。可能美国人都被宠坏了吧,我猜如果大选结果反过来,一样会出现这些情况的。

anyway again,反正不能投票,发发牢骚。

About YiMin

This is just a nerd PhD student of Math@UT Austin.

DOODLE SOMETH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