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时嘻之

这两天做同一个问题,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办法,其他人并没有尝试过的办法,至少不是exact一样。然后就开始遇到难点,绝望透顶,找人倾述。再后来反复琢磨,尝试各种变形,终于找了一条似乎能做得通的路。一共花费了几十个小时,睡觉之外的时间都拿来思考,投入产出和预期有些差距,没老板想的那么简单。

用到的方法是30年前的古董,却比新的technique更加fit。看来很多东西不过气是有原因的。

About YiMin

This is just a nerd PhD student of Math@UT Aust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