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 有感

找出来好多老照片, 旧博客的存档, 事实上就是这个博客的照片, 只是从livespace过来的时候, 所有的图都换了link, 再也找不回来了, 一些gallery更是无从找起, 只留下了一部分. 在里面我看到了以前的向日葵头像, 真是9年的时间, 一下就过去了. 向来我只是在这里写一些文字, 吐槽也好, 有感而发也好, 从来也没打算当作一件任务来做, 只是一直有内蕴的力量驱使我继续写下去, 在文字里结识的博友, 最后命运也许会让我们相遇. 而几个月前, 我也真的是偶然间碰到了8年前认识的博友, 虽然是在很多天之后说起才知道. 在豆瓣我也会写一些, 更多的只是为了释放, 吐槽下自己, 起一个自己满意的题目, 填上想说的话, 或长或短, 但无法取代这里的树洞. 这么多年的坚持, 写下了500篇, 尽管门可罗雀, 也从来不曾动摇过.

最近有些烦躁, 临近毕业的压力, 面临之后的众多叉路的选择, 我更像是POI剧里的machine, 在chess棋盘前一步也不愿意走, 因为没有算到终点的样子, 毕竟我们不是机器, 我们时刻和自己博弈, 和生活博弈, 无法看到最后的样子, 只好采用经验, 在巨大的tree里裁剪我们认为不重要的部分, 比如为了成绩而放弃了娱乐的时间, 为了作业而放弃了电视时间, 为了荣誉而放弃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 每一个分支都再三权衡利弊, 把自己变成一个商人, payback就是所有, 没有办法重来一次地活着, 只好向命运低头, 所以我们默许了前人的经验, 把一个个未知的世界锁上了大门. 所以, 当这个决策树被裁剪到大家都只能聚集在某几个分支上的时候, 竞争越发激烈, 而且竞争也来得越来越早了.

phd期间浪费了许多时间在玩上面, 玩各种硬件设备, 后来也不了了之, 钻研那些连manual都没有的东西很花时间, 买回来一些被淘汰的元件, 每一次都给我很多乐趣, 这就是我的乐趣所在, 自己探索未知的感觉真的很好, 不用害怕失败的感觉可能是毕业之后最怀念的. 让我去读那些文学经典或是诗词, 我可能看上个几天就无法再继续, 而这些, 我能不吃不睡地玩, 有些东西是genetic的, 母亲是机械毕业的, 从小我也就翻出来一些流体的书一知半解地读, 拆家里的电器也是不亦乐乎, 拼不回去也不会被责罚. 我希望有一天, 我的孩子能够自己选择喜欢的事一直做下去, 这真是天下所有人最向往的事了.

About YiMin

This is just a nerd PhD student of Math@UT Aust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