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s day

晚上风又是很大, 沙漠地区气候就是这样, 一件短袖出门略感吃力, 白天就算只是薄薄地多穿一件开衫就倍感吃力. 整个冬天在前一两个星期就过去了,具体哪一天, 唉, 不记得了. 最冷的几天是三月初的, 头一次觉得感恩节买的厚衣服能用的上. 之后又忽冷忽热地过了一周的样子, 然后就热得连hoodie都穿不得了. 所以狭义上来讲, 这里的春天只有一周, 并且很好地卡在春假左右的时间. 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叫春假啊, 有木有.

冬天具体哪天开始算也很让人为难, 至少在二月份之前的气候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冷, 几度左右的气温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一直都不会掉到零下, 今年最冷也就零下一两度, 轻微地降了点雪, 学校心照不宣地停了两次课, 大家心满意足地感觉到了冬天来了, 并开始巴望春天…… 确实,冬天来了,春天就不远了, 最多一个月, 少则一个星期.

等天气终于把大家脱干净, 白天就不适合出行了, 刚来那年烈日下暴走4小时就彻底晒脱皮, 旁边的大爷说的那句: you must have an adventure把我郁闷了好久. 所以仔细一想也觉得买卖提上的人不待见大德州是有道理的, 但凡的地域攻击, 德州只有挨打的份, 真是包子……

最后,刷了几天PE, 好累好无聊, 很简单的题隔了一百来天还能进前100, 估计大部分都不是学数学的.

About YiMin

This is just a nerd PhD student of Math@UT Aust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