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件事

一件大事,老校长走了。维基百科也是立刻更新了。这前前后后五六年听说了老校长的故事,终于还是没能见上一面,看来确是无缘。估计又要有无数人去缅怀校长,去围观校长的文章吧,可惜再也不会更新了,但愿精神长存。

另一件小事,昨天我讲的seminar只来了三个人,看来在一个拓扑和代数横行的数学系,讲讲微分几何都这么困难。
[seminar note]
Sophex_Ben_Andrews

About YiMin

This is just a nerd PhD student of Math@UT Aust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