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每天回家的路的一旁有一片公墓。

里面大大小小的墓碑很多,校车上了高架之后可以望见这片公墓的大部分,沿着公路,一直往东边蔓延,估摸着有好几公顷的样子。

我没进去看过,也不愿意毫无原因去惊扰那些长眠的灵魂们。只是注意到最近很多墓碑前面时不时多出来一束黄菊花抑或是圣诞红来。想来新年伊始,每逢佳节倍思亲,可以理解。

有的墓碑很大,有的墓碑只有一块砖头高,但都保护得很完好,大抵是和这里气候干燥有关。坐在车上横着看过去,墓园里显得错落有致,以前看过别人写的关于墓志铭的文章,读懂一个人的一生,要先读懂他的墓志铭,不免想起一些名人的墓志铭来。但是从外面看来,那些墓碑上刻的字很少,大抵是写着名字和生卒日期,显得朴实无华。

今天又一次路过这片公墓,阳光很暖和,全然感受不到死亡的阴冷,反而觉得很安静,很温暖,让人感觉到不管那些灵魂生前如何,至少现在他们是平等的。

R.I.P

About YiMin

This is just a nerd PhD student of Math@UT Austin.

4 thoughts on “Death

  1. W J says:

    看到你关注我的博客了,便过来看看你:)

    Yimin ,真巧,我有一个朋友也叫这个名字,不会同一个人吧?

  2. dengaiwu says:

    真巧,我现在住的这家位于达累斯萨拉姆郊外的宾馆不远处也是一座公墓。每天外出和回来都经过这座花园般的墓地。你说的很好“…阳光很暖和,全然感受不到死亡的阴冷,反而觉得很安静,很温暖,让人感觉到不管那些灵魂生前如何,至少现在他们是平等的。”

    我以前看过肖乾的散文集“关于死的思考”,就很喜欢坦然面对生死的肖乾老师,他说他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当年文革中因不堪侮辱且对感觉生命存在已失去意义,便服药自杀,但没想因药效已过期竟没死成。经历此番过后,他对生死就有了全新的看法,并重新过好每一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