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业青年

昨天答辩,简直是一场暴雨一样的水过了,整个答辩过程旧和平时上台演算一样平常,我甚至连论文里的一个重要的命题至今不知道是怎么证明出来的,只知道,这样的一个命题很有用,而且解决了我的论文的问题,相比之下,更需要感谢下远在R国的Isakov的论文了,虽然没看完过Isakov的任何一篇文章或是一本书……

很具有喜感的是,很多很多的同学真的是很认真的准备了这次答辩,最后也满意的结束了自己的答辩。但是台下的评委始终困扰在听不懂,看不懂的困境里,一旦遇到听的懂,看的懂的,就一把揪住不放。所以以后答辩的题目要尽量偏那么一些,避免被尴尬了。

答辩结束之后旧成为待业青年了,要好好准备下qual了。

maple加油哦!

About YiMin

This is just a nerd PhD student of Math@UT Aust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