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iod

6月份,合肥,热。每一年,都重复着一样的关键词。毕业,最后终于,毕业了。12号赶上今年的CU晚会,这是在科大的第3次看这场晚会了,之前每一次都是被现场的感时伤怀的离别弄得怪难受的,这一次竟是我自己来一遭,真是时光飞逝。

于是乎,时间安排的就逐渐满起来,除了赶完毕业论文之外,还要准备招生的事宜,不可以错过12号的晚会,再就是各种的报告,心态已经不是过去几年那样风风火火的了,处理事情来也会很注意时间安排了,冷静,可能是在这几年里收获最大的东西了。

南方旱灾依然揪心,不知道这一趟过去,多少涂炭多少忧愁。嗟叹世事无常,不如好好的过,相比起他们,我实在是在浪费青春。

前些日子在包子店碰见了小孩子,长的一张圆脸,好动,和其他的小男孩一样,坐不住。从他身上,我可以看见我的小时候,却是另一种的生活。小男孩喜欢东张西望,妈妈在对面一边看着孩子吃手里的烧麦,一边斥责孩子要听话。那会儿,我们才将吃完,突地小孩子开口说喜欢白色的衣服,喜欢紫色的战斗车。至于战斗车是什么,我无从考证,只知道是玩具一类的而已,那位妈妈尴尬的一笑,随即我们也都笑开了,孩子真可爱,有这样的童年,真是幸福。

唉,我说,Maple,以后别熬夜了。

发现现在自己已经习惯了不写我的PS了,也越写越短,这也许是件好事吧。

About YiMin

This is just a nerd PhD student of Math@UT Aust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