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 哭

相处了这么些日子,我觉得很好,其实。

其实,我做错事情的时候很多很多,一点点大男子主义的影子加上不谙世事的愤青心理,时常让你头疼。我懂得的是,你很在乎我,甚至在乎我的周围人的想法,甚至在乎我的家人的想法,我很感激并且感动。

一个男孩子的年轻时代的孤傲,一点点抹去的感觉其实很轻松,我也喜欢你乐此不疲的说我是猪,况且时常犯傻的人,除了我,还是我。

我已经不再为自己的错误找借口,从北京回来之后,明白了你的感受远远不是借口所可以抚平的。女孩子是水做的,让你为我落泪,我只能感觉负罪和不安。怕你离开,怕你伤心,一切都是害怕。所以,我懂得了也渐渐在实现自己的改变。

不是顺从,而是尊重。

我不是爱哭的男孩子,眼泪不是轻易流出来,在你面前,我却做不到。

我不是富家子弟,但是对你,我从来不会说一个不愿意。我不是白马王子,甚至是连青蛙都比不上,想法却始终是最简单的,为你好,就是全部。

我没有抱怨过你,因为你的完美,对于瑕疵,我无从找起。我知道,让一万个人来评论,那就是一万个认为我配不上这样的公主。我一无所有,一切都是白手起家。你的美丽和贤惠,内心纯净,让我只能无地置容。这也是你不愿意我到你的家乡去的一个原因罢。

对于爱情,我只选择你,简单到在也不能简单的理由就是,我喜欢你。我的改变都是为你,你觉得我活的失去了自我,我觉得有你,比很多有重要。

事业不是一日就决定的,梦想也不是说说就做到的。我或许真的胸无大志,或许真的是不能成就一番事业,但是有你,对于我仍然重要。

说起闹心的申请,你我知道,所谓的那些“依靠”,全部都不靠谱的。你在意别人的话语,甚至是为此难过伤心,我知道,这是我的错。我千万都不该得到这些最不实际的成绩,而且你也知道我丝毫不在乎成绩。至于申请的学校,你说我的学校不是为了你申请的,我百口莫辩。白纸黑字,不是一样的学校,这一点我承认我是考虑少了。

最开始选校之时,我还问过你是否要去申请GIT,你不愿意申请,我却把这个学校放进了list里。后来我说不申请这个学校的时候,被你阻止,说被别人拿走了。我却没有醒悟过来,原来是我的问题。至于其他的学校,我或多或少都是根据你的申请来的,不管是在哪边的学校,我都有与之对应的学校。

New York U这个学校确实不是因为你而申请的,但是后来却自己已经withdraw,无心再去争牛校这个虚荣的光环,只为在一起。要说我把申请和你放在一起比较,毫无疑问是你更加珍贵,申请年年有,以你的个性,这个可爱的脾气,可爱到有些顽固的脾气,是不会再有的。

我之前总是简单,结果把事情复杂化了。后来事事都怕,反而谨慎得有些过分。

你问我在一起的感受,我怎么不想说很好,说起你为我考虑周全的一点一滴,还是几天几夜都说不完。我从心眼里为你的存在感到高兴,为我能沾光而感到由衷的喜悦。我怕,怕失去,怕不能挽回,像一片云,一吹就散,像张薄膜,一戳就破。我怕你总是想起我的种种不好,我怕你总是提起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拿那些事情来加深你的印象,加深对我不好的印象,我怕你总是对我不满意,反而胡子眉毛一把抓,抓不到重点。我从小以感恩待人,记得的别人的好,记得自己对别人的不好,忘掉的是自己的好,和别人的不好,在我的眼里,每个人都是善良的,即使是邪恶,也是暂时的邪念。所以看见你,内心无比温暖,你要是不高兴,我也会跟着不高兴,你要是笑起来,我也会顿时在心中荡开涟漪。

其实,我很多话不好意思开口说,说你的好,说起你的感人,于是我渐渐把自己的最后一点点冷漠也收起来,一点点积攒对你的感受。

有时候真想跟你说说别去理会别人的话,有时候真想没有别人的舆论,你敏感而感性,水做的孩子,花一般的青春。如果真的是为了我好,就别管那些了,我不是小孩子,分寸我自然懂得,我也明白你应该去拥有一个什么样的未来,所以我积极的希望你去做你最喜欢的方向,做你最愿意的事情,做你最真实的自我。公主身边始终需要一个侍卫,始终需要一个能够及时出现的人。我不是王子,但是我希望我能做那个不离开你的平民。

至于我之后的路,我不是没有考虑,不是我没有打算,也不是在委屈。如果连这点事情都没考虑清楚,我哪里还是我自己。

知道你前天拿到的学校,我打心底感到高兴,至少不是像我一样要担心着过春节,我则去申请一个当地的学校就是了,不离不弃。

你说何必要跟着,我说我喜欢你,你说喜欢何必要跟着,我始终没有给你一个完整的回答,其实原因很简单,娶你,好好生活。我自认为我相比起在外面工作,更适合家庭,相比时常不能把心沉下来做自己的事业,我更愿意一心一意照顾家庭。

你有要说才这么些日子,为什么就这样决定了,我说,

你的好,你的贤惠,我看在眼里,我了然于心。
你知道我始终是配不上你的赖蛤蟆,我也心甘情愿地等。
我不是傻,我何必要选择别的次品,而放弃眼前的精品呢?

既然是精品,为什么总是对我不好?你说。
……

当然,首先任何情况下,肯定是我的问题,你是没有问题的完美。我打心里这么认为。我是否是纵容了你,我不置可否,至少我认为,你说的必然是有你的道理,不是顺从,而是尊重。我对你的不好,无论如何是改观了不少,身上的种种毛病,种种的坏习惯,都一一的被拉出去斩首。你对我嫌弃或不满,我丝毫不觉得过分,我罪孽深重,虽然没杀生,但是也是不可饶恕。

我也知道是各种事情从你的角度思考,摒弃我的思考。但是有一件事情始终不能站在你那一边。甚至像你所说的,和所有人作对。真的是我无能为力,即使是和所有人作对,我也丝毫不会恐慌。这是我的人生,我自己来挑战,一切都我自己来扛。

其实,你哭了,我心如刀割。
其实,你哭了,我懂你的感受。

其实,你别哭。
其实,我想哭。

About YiMin

This is just a nerd PhD student of Math@UT Austin.

2 thoughts on “其实 哭

  1. panda says:

    You are a good man.
    Best wishes for you two!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