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幻-Confession

看了那么多年柯南,就这首OP还记得歌词。这个夏天就好像是一次洗礼,我这才成长了。
 
                                                                                ————-是为序
 
努力回想起来那一天的那几句话,我还不服,现在真的是服了,以前还真不是这样的,没想到,造化捉弄人啊,自作孽不可活。
 
于是越想越无颜以对,以至于电话都不敢打,想自己好好在反省反省,确实,这就是一个道理,心诚则灵,即使内心怎么关心,不表现出来是一点用都没有的。既然我终于可以离开校内这个令人头疼的地方,而且是永远不回来,连恢复都没有可能低删掉了,那个时候,竟然没有一点留恋,想起之前也删过一次,真是丢人,没三天就回来了。还是生活充实着舒服,每天做着做不完的事,连睡觉都显得是累赘,逼迫自己去经受伤痕,逼迫自己刻骨铭心,按老爸的话,不打不成材,既然从小打到大,再苦再累,只为长个记性。免得以后后悔的时候,连做指路人的资格都没有,真的悲催的人生。
 
既然没什么人来看,这感悟就更要写的诚恳,不为谁看,警示自己。若是看到这里,可以绕道了。下面的纯粹是为自己警示。
 
这几天,被各种教育,被骂的狗血喷口,体无完肤,真是一钱不如,望望外面15楼的黑夜,好几次都觉得跳下去都不解对自己恨。说笨如猪,真是侮辱了猪。脑子就跟撞墙一样,为什么会放不下那傻X一样的架子,为什么明明知道别人在意,还傻了吧唧天天看一看校内,还扯那么些淡,跟别人打这样那样无聊的赌,最后连解释都解释不清,真是不一般的愚昧,说愚昧真是便宜了自己。要是我爸知道了,非得拿刀砍死我的,天下怎么出了我这么一个败类了,还有脸问怎么了……现在的我要是回到几天之前,指不准怎么剐自己。现在都弄得没机会了,都没脸要别人去原谅自己。以前除了陪哥们打游戏,还没这么晚不去睡的时候,前几天貌似已经调整了生物钟,成了每天只睡中午的一个半小时,真是不对自己下手狠一点不开窍,任何人拦不住我,LBR啊,HANBX啊统统都别劝我。我之前怎么答应的,不会让你输,可是我自己先输了,悲催吧,连这都没做到,还怎么有脸见人,若不是及时发现,可能我这个时候都没醒悟过来我错的到底有多大,要改的工作量有多大,要改变这个局面要多么不容易,如果能有机会改,毒誓在先,不说天打雷劈这些个太轻的,永世不超生这些个还侮辱了那些鬼魂,就立字为据,不用千刀万剐,我自己先把自己剐了,不用天打雷劈,我自己就一把火把我自己烧了,找几个比较要好的哥们,也不要求啥,就别告诉爸妈就好,说在国外混得不错,没空回来。伤一个人就足以偿命以换,不想再让父母也操心了,不是什么威胁,既然意识到了,就不是当作一件事,而是当作一个使命。古代办差失职都要极刑招待,就算所有人都骂不负责任,一走了之,我也只好留下一些,前些时候有点没完成的paper,也不打算自己发,给最好的哥们发了,没准可以去个牛校,基础的paper,估计也没人要,帐下的几十W就捐了吧。在武汉买个厨房都不够。
 
发完毒誓,反而觉得自己顿时充实多了,至少赶快把那个paper写完,怎么也要留一个完整的TEX原稿。
看了一宿花语,那么多可爱的花可以选,为什么偏偏要是黄玫瑰。
 
看完了的也别说啥了,也别评论了。谢谢。
 
 

About YiMin

This is just a nerd PhD student of Math@UT Aust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