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way

在1231驻扎起来,带了几根网线,交换机,还有各种杂七杂八或者重要或者不重要的东西。
本来不想太学术,所以刻意回避。面对几M的代码发愁,仅仅是把代码打出来就花了不少时间了,调试简直是不可能。
 
time-cosuming work
 
所以干脆先放一放,没准可以看看别的什么,有点启发。
 
买了SG-1,结果发现买错了,看得丈二和尚,那个剧情的设置以及发展是在纠结,各路的支线剧情发展完全不能容忍。还没看星际之门的电影,所以还真没法看下去。
伤脑筋。
 
是不是已经习惯了我这种流水帐一般的风格了?没错,我就是把这个当日记一般的写,当作备忘录一样的写,当作任务一样的更新。所以时常更新,不担心有一天会突然消失。要是一个月没有更新,那一定是我出事了。即使是没有电脑,我也可以手机上网随随便便地发一顿牢骚然后倒头睡一觉,即使是连手机都欠费的时候,我也会找一家网吧痛痛快快地写一篇长长的博文,然后把这个加在我自己的列表里,即使连网吧都没有,我觉得那一定是我到了一个不能呆的地方,那么我必然出事了。
 
回合肥之后没怎么出学校了,天气太热太潮,活下来都需要勇气的夏天,还远远的没有尽头,八月初被迫回武汉买个手机,实在是迫于无奈了,然后理发,然后每天还是像预计的一样过。是不是觉得很单调?还好吧,习惯就好了,变化太快,谁也承受不住。像送报纸的一样每天检查邮箱,检查更新,检查人人的留言,检查系统漏洞,检查QQ有没有又被盗……检查火影忍者更新,检查柯南是不是可能终结。
 
把手机放在电脑旁边,时不时会发出一些声音,想必是辐射还比较大的缘故吧,喝喝绿茶,听听豆瓣电台,不用迫使自己蛋疼地去自找麻烦,看paper,写报告,写paper,看报告。听起来很舒服的生活,其实真是痛苦,每天得最早来,最晚走,密码门不知道密码,所以每次都进不去,后来就晚上最后走,不关门,白天最早来,不用密码直接进来。痛苦啊痛苦。
 
估计撑不住多久就会放弃的,我很有自知之明。
 
现在总算安心下来,好好学习了。三年浪费之后,终于还是有那么一点刺激的。虽然可能有效期很短,很有可能截止到明天就无效了。所以好好学习永远是一个目标,不是一个义务,更不是承诺,完全没有意义,让我怎么突然会想起林俊杰……
 
好在我没有蛋疼到泡MOP,BBS灌水,聊天的地步,值得庆幸。老妈当年担心我大学没读完就挂彩,现在总算有个盼头,终于有了那么一点觉悟想当个五好青年,不想做什么三无公民……
 
有房,没车,没贷款的境地,一样还是在武汉属于窘迫的阶层,垮掉的一代。开始深刻体会老姐说的上海女人如何如何务实……更通俗的说是所有人的务实精神,我不反对有色眼镜,这是必须的,阳光太刺眼,透明就是自取灭亡。没房一族的悲哀就在于最后成为自己的奴隶,有房一族的悲哀就是仅仅比无房一族多一套房子,好在我不担心,也不急于要创业,更不急于毕业。慢慢攒人品,机会总是眷顾曾经错过机会的人。
 
 
 
 

About YiMin

This is just a nerd PhD student of Math@UT Austin.

4 thoughts on “Half-way

  1. 卓琳 says:

    怎么体会上海女人的务实??

  2. YiMin says:

    我不知道.但是我姐这么说了,必然有她的道理,我没去过上海,当然不可能是我的结论.

  3. Wei says:

    还是关掉所有声音吧,辐射毕竟有害,这样才是合情合理。

  4. YiMin says:

    RE V:没事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