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三石头受虐

我知道我是Gullible,竟然会相信这趟活动会很简单,简单到没有任何波澜,不幸的是受虐了。
年轻的时候就是容易相信谎话,明明知道这是一个阴谋,还是义不容辞地跳下去了,我输给面子了。
于是人要活的苟且一些未尝不是个出路,与其要和必然的灾难相遇,不如先躲在小楼成一统……
 
三十头……
 
新亚汽车站,我去年去南京的时候是从这里出发的,昨天,又一次从这里染指三十头。
小路颠簸得不舒服,谁又料到后面的路更是不容易走,途遇水牛若干,睁大杏眼怒视,于是在无数次绕过水牛的杰作后,平安无事地继续前面的路。
 
不是没有在村子里呆过,只是没有见过这样多的小孩……事实证明,我人生的第N大败笔就是遇到了这么多小sphix。
故事的前期总是相安无事的波澜不惊,中间的情节也是粗制滥造的落入俗套,直到狼尾巴露出来,才发现故事远远没有结束,我痛恨哪一位仁兄传授了无敌的脑筋急转弯,我痛恨小时候鄙视这种非主流有些过分,直到被反过来问倒才知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之后省略被人身攻击的50万字……
 
然后,我对小孩,特别的小女孩,产生了莫名的敬畏,甚至是恐慌,甚至的惧怕,甚至……
其实,孙燕姿说的好,年轻无极限,因为她一定去过三十头……

About YiMin

This is just a nerd PhD student of Math@UT Aust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