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ished

自从昨天在Xiaonei上一气之下把帐号直接删除之后,现在想看看Web上所说的储存信息还在不在,所以在删除之后又想去重新的瞄两眼,结果我很不幸,我登陆不上去了,只好尝试去用Proxy,结果惊人的一致。我还没有发表最后的告别辞就这么离开了那个混乱的和Fifth寝室一样的地方,应该说要稍微强一点。昨天花了好长时间去研究Linux的高级编程,结果想要的一段代码……猛然发现买书的时候没有要光盘……于是很匆忙地想找小票,再赶去换光盘,天知道还有没有希望面对那两个Deadpan,能不能要回来我的代码。GRE快结束了,问了大鳖背完再干什么,过了一个上午才回话,说什么准备作文,据说是More Than 200篇Issue和Motif文章。汗死,还说什么考前三个月之前不要做题目,掐指一算,还要在单词里面泡六个月,到那时候,不要说是New York Times,连Nature都没有生词了。
 
开学前订了一个小书目:
目标一年,
1:<LaTex>
2:<Priciple of Real Analysis>
3:<Geomerics Of Physician>
 
搞的觉得不像学数学的了……
 

About YiMin

This is just a nerd PhD student of Math@UT Austin.

2 thoughts on “Punished

  1. 少爷 says:

    天做孽犹可怨,自做孽不可活。。。

  2. says:

    看你的东西总觉得想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