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天

刘翔的比赛就此结束,表示着一个时代的结束,我可以想象ADIDAS的销量一路下滑.可以想象中国在110H这个项目上的国际地位在刘翔之后的某年宣布退出时陡然下降.人生的大起大落在一时间表现的淋漓尽致.没什么话可说的,怎么都已经在这行混过十年了,对自己的了解要比其他人更清楚,我也干过运动员,虽然只做了两年,但是也很辛苦,不是全职的运动员,所以要一边学习一边训练.很多在区或市里的选手都是过这样的生活,我那时候也基本习惯了.估计刘翔的职业生涯也不会让他支撑到London2012,年龄和伤病总是运动员的敌人.看得出来,天赋真的是不错,在跑动的时候,重心保持的很好,这是挑选Hurdle的运动员的最基本的标准就是保持的速度和高度.而跟那些Hurdler一起训练过就觉得他们和我们的不同,一个是他们是爆发力的训练,一个过程是无氧过程,跟我们的3000L不一样,看上去其实和100R差不多,因为除了跨的一步梢大,其他的没有什么区别.
 
孙海平也不容易,哭得怪可怜的,觉得最伤心的不是他,还是刘翔自己,他的北京梦想破灭了,连同他妈妈的承诺一起打碎,46人的亲友团算是看见了一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到的失望和绝望,上海在那一刻绝对的沉默了.就连那些广告赞助商也一并都苍老自己的面庞,带来的空前的损失,和中国人民莫大的同情,以及争议.虽然说做人要厚道,Decent.但是,我可以想象人们的眼光会变,会怎么变……
 
他,终于可以卸下这个包袱了.
 
昨天不小心自己做扣杀的时候,用力在左腿上过大,腾空高度不错,落地有点踉跄.今天比较痛苦了,看见有那么多人陪我一起痛苦,还是很欣慰的.
 
 

About YiMin

This is just a nerd PhD student of Math@UT Aust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