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等

我曾经有过好几个梦想,想当The Save,想当Sci-fi-Writer,想当Doctor,现在我沦落到学Mathematica,最后搞不好苦守自己当个老人家。
后来,我终于把当Doctor的梦想放弃了,因为完全不适合我这种丝毫不谨慎的作风。也算有自知之明,看了小半辈子的《黄帝内经》,后来却还是忘却了。
再后来,去看了一场WCG中国区决赛,萌发了要当WCG Champion的念头,于是苦练StarWar 1.08,至于水平,也算工夫不负有心人,现在打个电脑玩家几乎不费事。
再后来,写过自己的Sci-fi,看过好多别人的,觉得自己什么时候才可以正式地发表一篇像样的Sci-fi,还是最后在几万字的稿子前面,我撕了一个粉碎。
再后来,一直保留了想当Save的梦想,于是就为了这个梦想经常郁闷自己。
时间如果肯等我,我可以后悔一百遍。
再也没有时间去考虑我的梦想,于是,我接受了现实的挑战书。
那也是在很久以后才做的决定,我天生Maths不好,却很少有人知道,因为在我数学不好的时候的人,早把我忘记的干干净净。那时候的我,傻。
没有表现出同龄人对数学或是算术的天赋,当别人已经开始学习五位数乘法的时候,我还在按部就班地每天被留下来开小灶。
于是,男子汉不鸣则已,一鸣则呜呼。
 
从小学终于混进了初中,我梦想着可以摆脱过去的阴影。然后,再盖上新的阴影。
对于那个年代的孩子,叛逆心理似乎不可避免,可惜的是,像我这样的,父母不管,于是变态地叛逆到现在。像有的比较乖的孩子,我也接触过的!叛逆了也就几个月或一年左右吧,不过这个问题,仁者见仁,淫者见淫,不是我要谈论的范围内。
想出风头的孩子总是站在浪尖上,往往被拍得很惨,我深知自己除了比较能跑,没有什么优点了,于是连能跑也顺势转换为缺点了。所以,不敢出什么风头。惨淡了三年,毕业了才初次接触CS,三年只摸过帝国时代1—2。那个时候的叛逆青年,一般是被老师盯防的重点,想扼杀这样的心理,我建议,趁早处理。否则就后悔莫及了。
 
Thus,三年的高中很重要。为了不后悔,我重新整理了我的理想(不是梦想,那个时候的孩子似乎不再做梦了)。
1:当The Save,这次真成理想了。
2:当WCG 中国区Champion,不过那时候,我CS烂到一定境界了,所以有时间都在暗暗苦练。
3:当个商人,不想扯太多家庭因素,大家有住过Attic的经历吗?没有就算了,如果想知道是什么感受,那就不妨告诉你,那真是地狱。
4:想当个诗人,不管什么原因,年轻的时候,积压的情绪总是源源不断,毕竟,人不能把自己憋死。
5:没有了,后来的理想那是后来的。
 
Therefore,Fight For them。
 
人生游戏从此开始。高一荒废了自己,所以再次醒悟的时候就多了一个理想:
不成功,便成仁。
 
那实话活着就有动力了,Thus,奇迹发生了。
我还记得最初的时候,这里叫作“生如夏花”。男人最真实的时候就是他哭泣的时候,我哭过,很小的时候不算,至少联噻成绩下来之后,我哭了一场,当时我觉得我的天都塌下来了,现在再去想,觉得我当时没有去死,真是很好,我遇到了影响我这一年的人。倒不是死了父母会有多伤心(显然会很伤心),我就没有机会遇到一个能这样走进我内心的人了。
 
再哭的时候,我已经扑在图书馆外面的草坪上面,老泪纵横。一个人在深夜里面,听见自己哭的声音,才懂得如何珍惜男人的眼泪。
那一哭是一个星期,我记得时间,是在Apirl 20th。每天睡觉的时候,总是睡不着,一翻身,眼泪就很不争气地掉下来,于是每天我都最早起来,怕他们看见我哭出了的眼睛红红的,那一哭,是一夜。
 
如果不是一时的错,弥补不会这样困难重重,若是逼迫我放弃,我的确想不出,到这样的境地还不放弃的理由,我扯了一个理由给自己,因为傻。
 
这竟然是我最不想得到的理由。游戏结束的风平浪静,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时间淹没了一切,剩下的什么也不是。
 
王胜可以让一个女生为他哭,我相比之下则显得郁闷一点。果然北大要比科大好很多啊,承认吧,Zym,失败是福。
大一失败了,让我多了一个理想,做个好男人。可能这个比起做The Save起来要简单,可能也不一定。
 
 
 
 
 

About YiMin

This is just a nerd PhD student of Math@UT Aust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