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汉大学听课

上午上的那个完全不知道是讲什么东西,就觉得太部分时间是在介绍他那个方向的研究极其极其的很有前途.然后又极其极其崩溃的谈论了线性回归,虽然一点没有听,但是后来他说的MATLAB,我还是学过的.现在的愤青就是不一样,没事总是丢英语,然后很牛的反复的丢.如果那个的确翻译不出来就算了,但是的确是有中文翻译的,值得一提的是愤青的英语还可以.至少底下有人听懂了.
 
下午的概率没有去,因为去群艺有重要的活动:WAR3.
 
武汉大学的牛X班的学生真可怜,这么热的天气,还要上课.还那么刻苦,老师不给A真是难为大家了.

About YiMin

This is just a nerd PhD student of Math@UT Aust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