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说Zym的18年.(总序)

 
昨天我终于告别了我十八有六个月的单身生活,开始了我的十八又七个月的单身生活.在这样的中秋节,让我不禁驰骋自己的瞎想.
在1989年的一个淫雨扉扉的日子,在武汉的一家比较有名的医院,一个时代的产物出现了,至于医院的名字,我不记得了.那是在三月的一天,我依然记得……(好象不太记得了).之后,我就去了宜昌,红安这影响了我几个月的地方.在那里我知道了,我活在世界上是个累赘,因为我自己都这样觉得.
后来的事,我在武汉定居,住在了著名的风光村的旁边的旁边,住在了著名的武汉大学的旁边的旁边,住在了一个很好很适合人居住的地方的旁边的旁边的菜场的对面.
1小.学我花费了我最宝贵的六年去体会被当做小P孩的滋味.然后终于发现自己的确是个不值得一提的大P孩,因为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我的小学留给我无限的忘记和忘记,真的是不记得很多了.有一些人我还是记得的.因为我在路上会被他们认出来,很奇怪,我却记不住他们的名字.
2.初中的三年是我最灰色的三年,因为当年考那个学校,我放弃了田径,合唱,鼓号,(都不是我愿意参加的,都是被逼的,学校缺人),花了三个月就以当时我的水平考了33名,太出乎意料了,我数学几乎不及格(69),语文(79)却帮我大忙.(看来我应该学文科).初中的最后时光太悲惨了,我在数学上遭遇waterloo,又在物理上复制了一次,更要命的是在化学上我竞赛也按下了CTRL+C.三重打击让我无法正常生活,于是我考了华一的理科班.
3.这是我的一次机遇,我初试很差,数学除了对的就没有对的了,英语除了自己会做的就只有不会的了,还好,在60名左右,发挥不出实力是一种痛苦.
复试我数学是当时我所知道的第二高分,(110),物理是我见过的第二低分(30),还好我凭借这个进入的33名的位置,原来我当时还是很强的.
4.自从进入的华一,就基本是个废人了.因为我在高一是搞竞赛,数学,物理,生物,信息学(化学不行).学业就废了.但还是有辉煌的:在进校的摸底考试中,我考了676分,(Full score:750),数学还只有130.很有实力……..直到最后我被保送去了科大,事情还没有结束.因为思念我的三本竞赛数学书,我从02年开始用的书,5年后就消失了,可惜啊……..
5.科大的日子在继续,我在干什么连我自己都疑惑.应该不会花四年去解开这个疑惑吧…..(序)
 

About YiMin

This is just a nerd PhD student of Math@UT Aust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