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亚村

前些天到了亚特兰大 在downtown参加一个会 五湖四海的人齐聚在这小小的宾馆里 第一天黑压压的一片确实把我吓了一跳 整个会持续了四天 每天都在一个会场到另一个会场地赶 收获却是甚微 

自己的talk虽然准备了 却自知不充分 时间上不宽裕 10分钟的时间 勉强算是卡在时间内

遇见了从未见过的师兄 同老板的老板交流了一会儿 看到了多年未见的高中和本科同学 真是一晃好多年 都没什么变化 

被师弟们带去了亚村的两个中餐馆 感觉比奥村的要贵一些 说不上来好在哪里 不过感觉附近真的很冷清 只有downtown的街道被灯光照的透亮 像纽约一样 可是街上依然空空荡荡 

downtown也吃了几天 不得不感叹平时没什么人的餐馆居然火爆异常 虽然后面两天下起了雪 气温降到零下十度 这人气还是让人感受到温暖啊 

周末雪后的早晨 太阳刚刚升起 门口的树枝上挂满了晶莹剔透的冰 人们纷纷停下掏出手机相机把这美好收藏 在匆匆赶去下一个会场

回家的时候飞机晚点了很多 前一天的降温让很多人不得不更改了行程 好在旅途顺利

三月再见 亚村

赌城跨年2017

准确的说是一次长途旅行,早早地安排好了行程,SF到LA再到LV,最终完成跨年,似乎累一点也是值得的。

这最后的一天走了两万多步,为了迎接新年,整条街都封了路,人山人海。不得不来回地走,最后回酒店花了一个半小时。

久赌必输,花了20刀随意体验了一把,输光也挺不容易,用了两天里所有空隙。

看了精彩的表演,和无趣的魔术,难以想象居然是在同一个酒店里。

学期又结束

看了学生评价 感觉今年的稍微好一点 能拿几分不知道 以前最低的时候惨不忍睹

总结起来也是有不少问题 不少学生喜欢例子 依葫芦画瓢多容易 出错也不是容易也可以推到老师身上 多好 我教课的风格偏偏不喜欢例子 概念虽然抽象 千变万化 不离其宗  众口难调 以后还得弄多点这种东西

其他的和以前大致一样 深感不容易 比国内要难上多少倍不止 还好没碰到难对付的 

anyway 放假了也不能休息 还得继续努力

也说说大选

身处深红州,共和党大票仓,本来就觉得本州的结果没有悬念,结果发现居然很险,貌似只多了几个百分点,来了奥村这么多年,确实发现人口成分复杂了很多,再加上城市人口增加了很多,本来不堵的路现在已经堵得很难看了。

村里是深蓝的,村长也欢迎各路homeless,导致人口暴涨,很多人被迫离开,房租和五年前相比,翻了一倍。为了那些号称艺术家的homeless留下来,特地整了一条街的廉租房。学校附近也越来越不安全,终于除了抢劫盗窃之外还多了一个凶杀抛尸。

anyway,最后的结果没有出乎意料,只是感觉学术圈备受煎熬的日子要开始了,许多funding都要砍了吧,想想就好头疼,系里搞不好明年大陆一个quota都不给也说不定。

再说说游行,大选第二天就学生暴动了,下午最后一门课结束,就大批学生游行。与其说是抗议,不如说是哭着喊着说谁动了我的面包。理性也不理性,人容易被煽动,学生更容易被激怒,对于学生而言,判断力很有限,我不指望那些连最基本的开方都要算错的学生去冷静对待,大选本来就是一场非黑即白的赌博,只下一注就注定承担失败的风险,有的人可以默默地hedge这种风险两边都站队,而有的人只想赢不想输,满地打滚不接受现实,真的是不够理性。

上百万的请愿,实实在在地扯下这个以民主为立国之本的国家的遮羞布。可能美国人都被宠坏了吧,我猜如果大选结果反过来,一样会出现这些情况的。

anyway again,反正不能投票,发发牢骚。

没有正确

这些天没有更新, 也渐渐远离了社交网络,并没有改变生活。马上就要开始找工作,还是很紧张,手头的活也很多,不知道下个月会不会更忙。

再就是大选,如果不是wikileaks,可能这本来就是没有悬念的一出戏,群众被圈养多年,连反抗的能力都退化了,作为局外人,看看热闹,还得另寻出路。
电脑里下载的新海诚的你的名字一直没看,想着不忙了就可以一起看了,却无奈越来越忙,结果最近电脑无故屏幕开始出问题。

教课,这几周给了几次quiz,看上去很不错的成绩,谁知道有多少水分。这些本科生也活得很累,不亚于我本科的辛苦,听几个孩子说每天只能睡5小时,想想还真是不可思议。

流水账差不多就先写到这,几年下来对教课这件事有所体会,越来越觉得为师之道和因地制宜的重要,毕竟千里马常有,学生有的很好学,稍加点拨就可以,有的不得不说好几遍才可以,几百人的课注定要抛弃一些人,想想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学而时嘻之

这两天做同一个问题,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办法,其他人并没有尝试过的办法,至少不是exact一样。然后就开始遇到难点,绝望透顶,找人倾述。再后来反复琢磨,尝试各种变形,终于找了一条似乎能做得通的路。一共花费了几十个小时,睡觉之外的时间都拿来思考,投入产出和预期有些差距,没老板想的那么简单。

用到的方法是30年前的古董,却比新的technique更加fit。看来很多东西不过气是有原因的。

教课

今天教完之后就快6点,本来花不了这么久。 随手送了学生一个公式,抵得过考试上的一道题,省下来几分钟。学生纷纷表示这很有用,然而事实上很简单,稍微学过一点均值不等式就会很容易。下课了还有学生跑来问, 似乎这就是他们最关心的,一道题,一点分数。而我上课提到的技巧,想法,思路,都统统是附加,没人真正在关心学习本身。anyway,自从学生可以带枪上课之后,也没人真的care他们学还是不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