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周

教的差强人意。 感觉没有很多收获,一点点来吧。

一开始总是没有反馈也是很着急,后来习惯了就经常一个人台上表演。面对的是不明真相的观众。 每每演出结束, 观众散去, 留下无尽的遗憾。

不过呢,期末就要到了。最后几堂课, 在坚持下。

下个小学期可能会有起色吧,也可能更差也说不准。

Advertisements

1/3

一个小学期过去得挺快,瞬间过去了三周。

研究的进展实在是一言难尽。 教课实在是,进展令人担忧。本来以为加州的学生会比德州的要好教,结果发现只是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想象。比起德州朴实的红脖青少年们,这里更加复杂,为了防止作弊,需要采取很多手段。课程安排也是一再阉割。

简单来讲就是,一代不如一代。就和我初中老师说的一样。

期中考试,我出完题后,改了四次。每次都变得简单一些,就怕学生抱怨,想想真是可怕。 学的越来越简单,而最后几乎什么没学到,这差距,和国内的本科不是一点半点。

新的学期

临时发生了一些事, 之前准备好的课白准备了, 得去临时准备另一门课。 只有两天时间,累倒。

索性不想完全按照书上来讲了。 列了一张表,想了想要讲的内容,例子可以到时候临场发挥。

还有点小紧张。

来了I村好几天了, 天气不错。就是办公室实在是太失望。和A村相比实在是没办法比。和P村比更是差了不知道多少。 周围好吃的不少, 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delay

今天村里又下雪了。下的比上次更急,上次的雪还没化尽,又加一层。

可是,这都无所谓了,我今天终于要离开这里了。在这最冷的一天,伸手掏手机都要冻到没知觉。早上叫了车送到机场,还打着小算盘回去要怎么好好休息。结果接下来三连击。

接连的delay。从P村去C村的飞机误了30分钟,据说是因为跑道上有鸟,这大雪天里跑出来一只鸟,哭笑不得。到了之后错过了回A村的飞机,于是改了机票,去C市转一次,结果调度出了问题,把两个gate给弄反,于是拖延了一个小时,活生生地把希望掐灭了。

最后,找到了一个很晚的直飞从C村回A村的,开开心心地上了飞机。然后听见广播说机长出了事,来不了了,临时找了别人来代飞,延误3小时。

至此,一天即将过去,我还没回到家。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今天我凑了个三分之三,之后运气会好一点吧。

 

下雪

今年见到的第一场雪是在罗德岛。 然而奥村也下过了,早了一两天。相比这里,村里的雪很是稀奇。

早上起来的时候还心里嘀咕为什么外面没下雪,结果过了一会儿就开始了。渐渐地草地都消失了,树也挂满了雪花。没什么人的街道也就短短的一个小时就雪白了。

去学校的路并没有比平常更难走。一路上到处白花花的,踩上去也不像想象里那样会咯吱咯吱的响,可能雪还不够大吧。

shutdown

在UT的账户即将要关闭, 所以学校主页上的涂鸦都转移到了新的github(lowrank),旧的github塞满了过去几年的大多空闲时间,现在也就这样闲置了吧。 似乎没办法同时登录两个帐号。

UT的这个主页我写了三年不到, 大约有40篇博客, 大多都是我的学术经历和无聊时的瞎写。 15年是我最高产的一年, 思考了很多问题,去油服实习了一个暑假,思索了之后的路。16年的风格更加学术化,虽然没有学习到很多新的知识,但是抛弃了许多不切实际的想法,年底申请等了很久,一直到17年二月才结束。 而今年,写了博客就更加细化,也很碎片化, 里面很多东西可以拼凑出paper来,只是我自己的标准也提高了,无法接受毫无意义的水paper, 也感觉到很大压力。

这几年里, 来访的人寥寥无几, 也有好几个留言的,求帮助的,我也一一作答, 不少文章的主题在google上搜可以到前几个。

关闭主页是新的开始,也是上一个时代的告别。 接下来我应该会把它变成中文blog,清理掉里面的文章, 写一些新的东西。 给自己,也给后来人一点帮助。

当然这里我还会时不时地来更新。

 

一个像冬天 一个像夏天

上周末在办公室呆了一夜, 早上出来,冻得一哆嗦, 拿出手机看看天气, 7摄氏度, 穿上了一件外套还是挡不住四窜的凉意, 在德州,这就是冬天了。

在机场, 飞往H镇的飞机晚点。 在IAD机场里冲刺, 关舱门前两分钟坐了下来。 然而Texas的天气绝不让我失望, 依旧是30度,即使是在十月, 温度也绝不松懈。 我又回了这个熟悉的地方, 仿佛是到了自己的主场。

两天的会, 一转眼就过去, 回A村的计划不得不取消, 还是没法回家, 果然还是没法回家唉。 两天住在H镇的downtown, 每天走路去搭小火车进城, 途中经过一段黑人聚集的地区, 每次去和回都一路狂走, 生怕被拦下来。

R大学是我头一次去,说实话。 以前在H镇来过那么多次, 住过那么久, 从没想过去探索下, 离开了反而想趁机会好好看看。 学校小小的, 走上20分钟便是头, 学校里中国面孔还挺多, 晚上7点图书馆里人并没有我想象里的多, 一路上看得到的人可比科大多了去了。

见到了师兄们,见到了本科同学, 算是不虚此行。

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