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4 April

code跑完了,空落落的。花了一个星期做了个毫无意义的research,写了一个本来可以很快最后慢成渣的代码,内存不够用,不得不想各种办法。转眼三月过去了,再过一个多月就学期结束了,这漫长又短暂的phd居然就要完成六成了。最近meet了很多人,走出academia又走回academia,看了许多不是自己领域的报告,一点感悟就是:原来可以这样做research,毫无凭据的model,毫无凭据的argument,毫无凭据的method,没道理的设定,不能讲出所以然的phenomenon,不能令人信服的performance,果然这是一个“人傻钱多”的行业。

Spring Break

奥城的春假向来都是温暖平和的整整七天配上浓烈的SXSW,从来没让人失望过。原本计划的去圣安东尼奥的行程因周末突如其来的一场雨给搁置了,加上昨天天公不怀好意地降温,整个春假里睡眼朦胧浑浑噩噩的状态一下子给冻回现实。春假终于结束了,又得过上面对一帮学生算积分抄公式挂考试的日子了。

Research虽然算不上顺利,但也没遇到瓶颈,需要的时候可以大脑风暴下,来个战到天明也就差不多把代码写得差不多能工作了,性能虽然比不上专业的,但也差强人意,毕竟不能对一个matlab程序抱太大希望。

三月过半,更新下。等这两个code都弄完了,可以有一大块时间读一读有意思的书,不用读文档的日子想想就觉得很有奔头。

过冬

三月初,温度一下掉到了零下四度,昨天晚上下了一整夜的冻雨,学校也再一次停了半天课。算下来,停了差不多六七次。anyway,这个冬天总算过去了。

二月记

过完了元宵节,天气转暖。

一连几个星期断断续续的降温让村子里的学生休了七八天的假期,突如其来的雨雪天气也着实让人欢喜,不上课,比什么都强。学期初带了个本科生,莫名其妙地想学optimal transport, 只好网上瞎挑了几则笔记,胡乱准备应付,美其名曰‘辅导’,这些notes大多都不简单,遇到和PDE相关的内容还得绕着走,无奈学生没学过,只能先拣容易的看。看了约莫两周,大抵弄清楚了这些杂碎理论后面的千丝万缕种种困难,这进度也晃晃悠悠往前进了一章,可谓神速,办公室里的另一个PHD带的学生找了个Lie Group的topic,大概还在纠结中。

其他的时间就忙着coding自己的活,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忙。眼见这个月就要到头,手里的活还剩一大半。

 

Spring Festival

过年。又是一个没有年味的年。这个节日更多地装载了疲惫和抱怨而不再充满喜悦,这就是长大的悲哀吧。

昨晚跨年是在鼓浪屿上度过的,躺在巴掌大块的床上,看着电视里芒果台的跨年演唱会,突然觉得这个年,过的好快。每每到了年终或者第二年年初,便见得到许多回顾展望,可惜碌碌无为了一年,想了半天,写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这应该是回奥城前的最后一次出游,冬天的厦门算不上气候宜人,大清早依然寒气 逼人,响午时分便有大约20度,步行在街道或者公园里,热得只想赶紧找个地方歇息。几天的旅途颇为辛苦,最后一天到了鼓浪屿,恰好赶上了元旦假期,人满为患。在海滨浴场边目送太阳从海面下去之后,附近的街道便黑了下去,只有小吃街才亮堂不少,去那里品尝各种小吃和甜品的人络绎不绝,也有许多提着行李刚下渡轮的旅客四处张望,岛上的门牌街道的安排很让人费解,好几条路都是一个名字,路牌有的很隐蔽,更有在山上的旅店,稍 不留神就要走错。

按照网上的推荐,吃了一大圈下来,就该打道回府了,路上能看见很多流浪狗,打着哈欠守在小吃摊附近,等着有人能施舍些。这些狗大多毛色被路上的油烟熏得脏兮兮的,也有看似是和主人走丢的,脖子上还系着铃铛,远远地就能听见。

Keyword for Dec

CRAZY

时间简直是不够用了,还没回过神来已经人在上海了,又一个没缓过劲,人就到了武汉。

今天是学期考试的第一天,我已经在家好几天了,开始适应另一个生物钟,仍然不能摆脱熬夜的毛病。

事情通通没做完就离开了,"翘掉了"graduate生涯第一个考试,要grade的final今天才刚考,我自己不得不承认我过的有些超前。

回来到上海的头天晚上,已经有些感觉到空气的异样,第二天醒来看不见对面20米远的高楼才真正震惊到了。幸好提前有所准备,去wallgreens买了口罩,即使是这样,走的那天喉咙还是不那么舒服。看来还是没能继承国人百毒不侵的体质。武汉的空气稍微强那么一些,梨园附近算是不错的了,眼前仍然是灰蒙蒙的。

但愿签证一切顺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