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b

用上了新的版本,感觉启动吃了更多内存,头一次invoke绘图要好久。Python的支持简直不能直视,好想一巴掌扇上去。其他没改进,和以前一样,这货的库还是两年前的库,看来开发的人是提前两年开始准备新的版本,只好呵呵了,现在估计是在开发2016版本吧,但愿2015的能真的让人用得上Python。

其他的没啥,编辑器默认docked,也没什么特别不方便的,屏幕小的用户估计蛋疼了,laptop用户已经不在mathworks的考虑范围内了。

上网

昨天熬夜查了2014b的破解信息,很失望地得知没有unix下的。2014b在绘图上的改进可能会把已经失去的用户给找回来,如果他们有接着续license的话。查看最新的manual找到python和csharp的接口,基本可以确定这是2014a之后才有的特性,只是没有在发布的notes里写出来,看起来很有前途的样子,只是不支持sparse类型,弄的好蛋疼,scipy直接笑趴。

另外,今天搜了下才知道mateclipse这个plugin,比在原生环境下好用,只是不支持自动补全命令, 也只能做最基本的readproof,检查括号和变量之类的。

这恐怕是几个月来最学术的一篇了。

volatile days

整个月都在面试中度过了,现在只剩下下午G家的电面,不知道为什么,丝毫不期待,希望赶紧把这一天过完。昨天恍惚中把PT的时间算成比CDT晚两小时,结果一早便爬起来,坐上校车才意识到西海岸人民还没起来。没怎么准备,毕竟也不是科班出身,准备也是白搭,再说手头已经有别的offer,居然有点后悔当时手贱。

说起来还是吃最幸福啊,最近一个月下馆子略频繁,但村里没什么好吃的,中餐馆的水准和国内路边摊相仿,好吃的必须亲自下手。前两天藕炖排骨,高压锅的效果不如瓦罐,这几天寻思着去弄个煤炉子在小区里找个僻静角落炖一回。

至少我还可以当阿Q:学习事业不行,起码吃得不差。

 

夜奔二

这次夜里开回H镇略惊险。中间有大概就一秒的功夫,如果不是动作快,急刹加换道,绝对被前面那辆车给害惨了。我这车速一百迈,那车离我也就那么60米的距离,就这么从路口准备切到快车道上,眼看就要撞上了。刹车之后方向盘有那么一瞬间的迟钝,轮胎明显打滑,吓了一身冷汗。

不过,车里万年不亮的收音机显示屏就奇迹般地亮了,算是因祸得福。

消极

再过几天就可以回村里了,不用朝八晚五。所以一连两周便懈怠下来,没再多写几行代码,连网都没怎么上。

略略感觉受够了,写了整两个月的代码,码了一万来行,后来想想觉得好亏,凭毛线干这么多活,后哼哧哼哧地删了一小半,留了一大半能维护的带注释的代码,去掉了fancy的部分。等下周再不爽的时候,把注释也一起删了。

脚也扭着了,打球不利索;豆瓣也删了,不用看友邻刷屏;有时候只好看看剧打发时间,两周把prison break复习了一遍,又把03年的tarzan复习了一半,其间看了SWC的早期的电影,七年里都没怎么变化的感觉,当了妈之后再演lori的时候却突然觉得老了,跟进了HBO的新剧the leftovers,把之前落下的davici‘s demon给赶完了,顺带着学会了越狱里的几个origami,现在是等着看7号的into the storm。

等剧也看完了,也该开学苦逼做TA了。

Julia的牢骚

更新一下,最近忙着实习的项目没怎么跟进 Julia 的进度,前些天看了看新的PR,觉得有必要做一点 tutorial。其实说到底就是速度还可以,又有JIT,写程序上倒没什么特别的,没有缩进的问题,语法和 MATLAB 类似,运行起来甩 MATLAB 几条街,不过各种不爽也有,没有 shared memory parallelism,没有足够成熟的数值库(PETsc, GSL),已经有的库大都是支持旧版不支持新版本,而且长期没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