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ia的牢骚

更新一下,最近忙着实习的项目没怎么跟进 Julia 的进度,前些天看了看新的PR,觉得有必要做一点 tutorial。其实说到底就是速度还可以,又有JIT,写程序上倒没什么特别的,没有缩进的问题,语法和 MATLAB 类似,运行起来甩 MATLAB 几条街,不过各种不爽也有,没有 shared memory parallelism,没有足够成熟的数值库(PETsc, GSL),已经有的库大都是支持旧版不支持新版本,而且长期没有更新。

夜奔

周末晚上急匆匆地拼好家具就要驱车赶回H城,下楼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一刻的光景,四周早就没了声音,坐在车上搬弄手机的地图应用才发现google map没法获取当前位置,只好硬着头皮开。所幸的是没开多久便已经习惯了没GPS导航,只是不敢开的太快,开出奥城就已然到了周一。

沿着71E一路往东,路上黑的看不见路边的森林,也没有路灯。开了好久才遇到了一辆大货车,浑身闪着红光。跟在这个庞然大物后面差不多一个小时便几乎到了I10附近,这时也多了几个别的伙伴同行,没开远光,好几个弯道都是凭着感觉和前面的车的位置判断的,虽然开着空调,手心还是满满都是汗,深夜子时,死一般的寂静,竟然感觉不到一丝困意。

到了H城附近路灯多了起来,开起来不再那么提心吊胆,心里却是真的松了一口气。

七月

在H Town的日子一下子过去了一半,当初的新鲜感变成了厌倦,原来工作可以这么无趣。一天的活儿到中午便做得八九不离十,还要仔细想想下午可以做些什么,今天没有比赛,翻了翻最近在github上新加的repo,想得起来的就加上一些描述,想不起来的准备重构。很久没把学术捡起来摸一摸了,突然觉得做的面不够宽,说到底,理论做到现在还有多少没做的讲不出来,至少目前没做出来的,过几年也不太可能有多大进展,圈子里的人炒炒剩饭乐呵乐呵地一起分着吃已经很久了。想要再看看有什么别的有意思的, 在coursera上间断地把几个课程的slides看了看,也没什么好的想法。

现在就像一段波进到狭长的缝里,虽然最后resonance的效果能被测到,但就是hopeless。

就是hopeless啊!

H Town

在H Town每天赶着清晨第一杯咖啡由热转温的时间去公司, 而走进大楼的一瞬间就开始期待下班, 下班之后才是真正可以开始做些自己的事情的时候。

公司配了台电脑,看起来配置秒杀我之前用过的所有,能想的出的最好配置也不过如此了,可惜了这么好的硬件,配了个RH5和扶不上墙的gcc-4.1.2,firefox落后了至少10个版本,开网页简直要命,连玩个2048都得自己写前端和后端。自己的laptop不能联网, 每天都要想好怎么打发时间。

关于工作都懒得吐槽了……

At Houston

丝毫不充满期待的几个月但愿可以早点过完。码农模式暂时全开。

现在是想立刻过完。

B4 April

code跑完了,空落落的。花了一个星期做了个毫无意义的research,写了一个本来可以很快最后慢成渣的代码,内存不够用,不得不想各种办法。转眼三月过去了,再过一个多月就学期结束了,这漫长又短暂的phd居然就要完成六成了。最近meet了很多人,走出academia又走回academia,看了许多不是自己领域的报告,一点感悟就是:原来可以这样做research,毫无凭据的model,毫无凭据的argument,毫无凭据的method,没道理的设定,不能讲出所以然的phenomenon,不能令人信服的performance,果然这是一个“人傻钱多”的行业。

Spring Break

奥城的春假向来都是温暖平和的整整七天配上浓烈的SXSW,从来没让人失望过。原本计划的去圣安东尼奥的行程因周末突如其来的一场雨给搁置了,加上昨天天公不怀好意地降温,整个春假里睡眼朦胧浑浑噩噩的状态一下子给冻回现实。春假终于结束了,又得过上面对一帮学生算积分抄公式挂考试的日子了。

Research虽然算不上顺利,但也没遇到瓶颈,需要的时候可以大脑风暴下,来个战到天明也就差不多把代码写得差不多能工作了,性能虽然比不上专业的,但也差强人意,毕竟不能对一个matlab程序抱太大希望。

三月过半,更新下。等这两个code都弄完了,可以有一大块时间读一读有意思的书,不用读文档的日子想想就觉得很有奔头。